Cap泪眼看铁罐

西班牙船长的小麻雀

【罗戴厄】回忆录番外-国王的支配

又是短小的一章

车的话,哪天写个后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厄齐尔:那次全队去酒吧玩,我被本泽马强拉着去了。我不太喜欢喝酒,不喜欢酒精的味道,那让我回想起我痛苦的记忆。被强拽进酒吧,可以说是被本泽马安排的明明白白了。起初大家好都很正常,喝点酒聊家常什么的。后来,马塞洛让司机去买了一个很高级的桌游类游戏…国王游戏。起初我是拒绝的,不过我觉得这样可能会促进大家的关系吧,看到那一堆东西,我才反应过来,高级桌游,不只是质地高级,还有一些道具…

当然高级酒吧,避开了所有的狗仔。关于sex和其他整人的道具可以说是样样俱全了。诶…只是个游戏而已嘛。


上帝视角:

“咳咳,多有得罪哈,2公主抱着4走一圈。”赫迪拉一脸坏笑的亮出了国王的卡牌。

本泽马亮出一张黑桃2,迪马利亚无奈的把手中的红桃4摔在桌面上。

“呃…天使你是坐在桌子上呢,还是我直接…抱起来呢?”

“咳咳,赫迪拉,咱们俩没有什么仇吧?”

赫迪拉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摆出了一副真的不怪我的表情。

本泽马对赫迪拉一挑眉也是一脸无奈,又心虚的看了看厄齐尔。

厄齐尔用一种本泽马都读不懂的眼神看着他。

迪马利亚站在他前面,被本泽马轻松抱起,马塞洛发出了开party专用的声音,迪马利亚为了防止掉下去,把手挎在了本泽马的脖子上。本泽马实质的暖男,走了一圈又给人家抱着放到了凳子上,然后自己才回去坐着。


第二轮

马塞洛抽到牌发出了一声呻吟,“嗯…我手气还是不错的啊”

此时大家的内心还是比较期待的,毕竟队宠,应该不会有太变态的支配吧。

“这样吧,10 2 4和7,你们几个吧。”

只见赫迪拉脸都绿了。

“还能这么玩?”

马塞洛用可爱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:“你也不看游戏规则啊。”

只见本泽马又一次无奈的站了起来,与此同时跟着他站起来的三个人是 克里斯 卡西 佩佩。

“你们打开ins,10和2 4和7 你们合照之后发到ins上,配文‘我只爱你’ 10分钟之后删除。“

几个Alpha对视了一波后,由衷感叹,是我们把队宠带坏了啊…

第三轮

卡西拿到牌时候发出一声满足的声音。

厄齐尔看着这一帮Alpha玩的不亦乐乎,感觉自己也被这个气氛带动着,渐渐的跟着他们一起笑,一起欢呼。

“嘿嘿,早就想玩劲爆模式的了。”

“5号上树7号,与此同时7号坐10个蹲起。”

厄齐尔还没有从卡西的话中反映来过,已经被佩佩抓到了中间,克里斯感觉到了片刻的尴尬之后,慢慢的站了起来。心想,幸好是厄齐尔啊,这要是来个别人不得累死。

厄齐尔和克里斯接下来做了一波惊讶众人的操作,他坐在桌子上,双腿分开,克里斯开上去,厄齐尔把腿缠到克里斯精壮的腰肢上,搭在脖子上的手一用力,整个人挂在了克里斯的身上。

克里斯的双手紧紧的抱住厄齐尔的臀部,看着厄齐尔面色红润的趴在自己的肩头,有那么一瞬间克里斯想要了他。克里斯轻轻耳语 你准备好了么?厄齐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。厄齐尔感受着克里斯的每一个动作,他感觉克里斯好像跟在球场上的那个硬汉完全判若两人,他太温柔了,温柔到厄齐尔想睡在他的肩头上。

“怎么?不想下来了?”

突然听到克里斯的声音,他吓了一跳,红着脸从克里斯身上下来。

第四轮

迪马利亚国王

“3和6”

马塞洛被迪马利亚安排的明明白白,马塞洛接受了天使国王的命令,他叉开腿坐在了克里斯的双腿上。克里斯看着那双可爱的眼睛,笑成了一团。这感觉就像刚刚看着厄齐尔的眼睛是一样的,都有自己独特的美感。

第五轮

国王佩佩

“咱们来玩点有意思的,这样,7号给5号喂那个小瓶子里的东西。”

7号厄齐尔,5号还是克里斯。

无奈罢,厄齐尔漂亮的手指轻轻的拿起那瓶液体,送到了克里斯的嘴边。这一喂不要紧,要紧的是这瓶里的东西那天差点没给他折磨死。

..........


“!Pepe!这瓶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!”

“我也不知道,你可以去看看说明书,我只记得那瓶可以喝啊,貌似是春药一类的东西,但是药效很微弱,怎么了?克里斯有闹脾气?”

厄齐尔听到这脸都绿了,艰难的说出没事后转头就跑向克里斯的房间。


厄齐尔只记得那天晚上,克里斯按着他做爱,他被克里斯做到双腿合不拢,直到药效消了为止,可他清晰的记得那天他把痕迹留在了生殖腔里。

【万笛】【内梅】【瓶盖组】嘘 这有个对话框!

我翻着我写的东西,突然想起来还有这个坑


Ivan给大家表演一下,男朋友吃醋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


对了,想看上文的话…点我主页啦~


http://t.cn/EADtH3m

谢谢你…超级英雄

我不知道,以后的漫威电影怎么办…

谢谢你,老爷子,谢谢你


【豆腐丝】R18 你的玩物

碎碎念

 @Dry7/24 这位小伙伴点的梗~~

突然改变意图,把BDSM换成R18血腥一点~还有肉

对不起对不起,20天前的点梗,我脱了这么久

文笔渣,慎入

走链接

ABO世界观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0IDZjFGMJ8oTa8g4/ 点击链接查看「【豆腐丝】BDSM/R18 你的玩物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【内梅】重生

这是个点梗~

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,说好的点梗,我到现在才发出来,真的对不起。 @森s_李子是我honey 真的对不起,我错了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ABO世界观

内马尔重生

第一视角


他是个真性情的人,不会虚伪的戴上面具拿柔软的刀刺你。可是,真的不能给我机会了么?连一点善意的谎言都没有,分手是他提出来的。

他说他受不了异地恋,可以,我从转会以来每个月都会飞几趟巴塞罗那去看他。

可他呢?说不想耽误了我。

我承认我们之前确实吵过架,我很强势,甚至有时候还打了他。

我现在已经成为了亡灵,我飞往巴塞罗那的飞机坠毁,我也就此终结了我短暂而精彩的生命。坠机的时候我想到的只是Leo的笑容而已,是他给了我不甘,让我有继续残留在这世界上。

我曾在他的卧室里,他躺在床上,看着我的方向,彷佛我还在他旁边…





我猛的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巴塞罗那的家里。我握了握拳头,不敢相信这一切。确切的来说,是我和梅西的家。我很久没有来过了,这种熟悉的感觉,来的太突然,眼泪从我的脸上划过去。我别过脸去,看到了床边静静躺着的Leo。

我…又回来了?Leo?

我记得这一天,我们在一起的第207天。昨天,我的生日,他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我。我最开心的一个礼物,我标记了他,我也要了他很多次。

看着他红晕的脸和痕迹累累的脖颈,我吻了上去,还是软软的。

我抬起他的脸端详了好久,吻了吻他的眼睛。

“早安啊Ney。”他冲着我笑了笑。

我记得那天晚上,让我彻彻底底爱上他的一句话,我反复在脑子里回想了很多遍。

‘Ney,你是我有生以对我最好的人。’

“早安…我的宝贝。”

我的手覆上他的脖子。

“Leo,谢谢你。”

“没关系的,Leo以后就是你的人了。”

“谢谢你Leo,你也是我有生以来对我最好的人了。”

我会珍惜你的Leo…


这是我在巴塞罗那的第三个年头了

我和他很幸福

“Neymar!”

Leo很少这样喊我…紧张

“怎么了?!”

还没等我跑过去,他就走过来,抱住了我。

“Ney…我爱你…”

“嗯,我也爱你啊。”

“你喜欢小孩么?”

“当然了,不过还是更喜欢你。”

“那要是我们两个人的呢?”

我惊喜的看着他,他的眼神像水一样温柔。我咧开嘴角,抱紧了他。

“真的么?”

“嗯,喜欢么?”他点起脚尖,我的手搭在他的腰上,他主动吻上我的嘴唇,缠缠绵绵。


巴黎找到我,这次我拒绝了。我想好好的留在这里,抓住梦三巴萨的尾巴,好好守护着他。


我慌张的坐在Leo旁边,看着病床上的他无力的呻吟,我紧握着他的手,我们的王子就要出生了。我看着他满脸的汗水,心疼的吻着他的手。

“是我不好…是我不好…”我慢慢的流出泪水。

“Ney,怎么像是你躺在这里生小孩一样?没关系的,我不是很疼。”Leo颤抖着手擦去我眼角的泪痕。

“怎么会不疼…看着小坏蛋,等他出来我一定好好教训他,让他敢这么欺负我的Leo。”我心疼的看着他,吻着他的手。

“Ney…哈哈你怎么还像是…啊…小孩子一样呢?”

像是过了很长时间,我听到那个小孩子的哇哇的声音。

医生抱着那个孩子,笑着对我们说,恭喜,小王子出生了。

2017年8月24日  卢卡出生了

Leo抱着卢卡,苍白的脸上挂着笑容,金色的头发贴在他的脸上,他抱着孩子,我把他和小不点拢入怀里。

“Leo,辛苦了,我爱你。”我擦试着他额头上的汗水。

“我爱你,不管有多痛。”


2018年2月5日

他拿着一个两条红线的试纸,扑倒了我的怀里,我们一起摔倒在沙发上。

“Ney…生日快乐。”

“谢谢你Leo…谢谢你。”

谢谢你让我获得重生后活下去的勇气,谢谢你,我的Lionel Messi。

【豆腐丝】星际穿越AU

ABO向

红着眼睛看完的星际穿越,被虐的不轻,每个人都不愿看着自己与至亲分离…


慎入


细节改动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
【豆腐丝】星际穿越AU


‘今日报道:地球水源已经被污染98.99%,植物停止生长,科学家们认为所有的农作物更换成玉米继续种植,专家预计我们还有5年的……’

罗伊斯心烦意乱的关掉电视,走进厨房打开玉米罐头吃了几勺当了早餐。

楼上传来莱万的惊叫,罗伊斯急忙扔下罐头跑到了楼上。坐在床上搂着莱万的头,握着他的手在他耳边低语。

“Marco?”

“又做噩梦了?”罗伊斯吻了吻莱万的额角

“呼…”莱万摇了摇头,这个梦他反复做了很多次,不想再提起,Marco也没有再往下问。

“女儿今天上学,别让她迟到了,下来吃早饭吧”

“嗯…好。”莱万轻轻的吻了吻Marco软软的嘴唇。

Marco把厨房里盘子上的尘土清理干净,就听到蒂亚戈一连串的问这莱万问题。

“Daddy,你说papa房间里的那个灰尘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嗯…ghost?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Daddy!!你骗我!”稚嫩的拳头打在莱万的腹肌上。

Marco看着这对父子温馨的笑了笑,无论外边的世界怎么样,这儿就是家。

“Tiaggy!上学不要迟到哦!”

“知道啦papa!”


“Lewy。”

“嗯?”

“每年的收成都在减少,今年也只能勉强支撑过去。”

“动动你那聪明的物理学家的脑瓜想想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

“Lewy,你知道,这不可能的了。”

“可是…Tiaggy才12岁…”

Lewy最见不得Marco哭,他抱住Marco安慰着他说没有关系。泪水浸湿在Lewy的衣服里,他也担心,慌张,不知所措的面对着这一切,他们的小女儿才12岁而已。

“砰”

Marco猛的抬起头来,望向Lewy的眼睛,跑到自己的卧室里。

拿着那因为不知道是什么引力作用的掉下来的书,看着地上的灰尘整齐的排列在他的地板上。

“Lewy!这一定是想要表达些什么的!”

“Ghost…”

“莱万,世界上没有鬼魂,他一定是想表达什么!”

熟悉的马林巴琴的手机铃响起来。

“你好?”嚯,女儿的班主任…


“Marco,我得去学校一趟,女儿出了点状况。”

“嗯…”

他拿起笔,画着那写灰尘留下来痕迹的图形,“啪”有一本书,他数着那些看似是代码一样的东西。灰尘有规律的落在了像是布置好的条条框框里。

‘• • • — •’

“Papa!你在哪里?”

听到小女儿的声音,marco放下手中的笔,放下思绪。

“Hey…Tiaggy,发生了什么?”

Tiaggy看了看莱万又看了看Marco。

“诶…他们说世界上没有虫洞这回事,我跟他们吵起来了,我还打了其中的一个男孩。”

Marco噗嗤一下笑了出来

“哈哈哈哈,真随你Daddy。”




Marco哄着Tiaggy睡着了之后,拿着一张地图给莱万看。

“看红点的地方。”

“嗯…代表着什么?”

“Ghost告诉我的,这个坐标,一定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”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Kh8YLFoYA3srO5vg/ 点击链接查看「无标题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大家可以猜一下那个电码表示的是什么嘛



后面的一小部分走石墨


【罗戴厄】回忆录-非典型事件

上一章叫初见


厄齐尔:

“唔…你们!!你们不要过来啊!”我被强迫的跪在地上,被锁住双手,那群Alpha粗鲁的撕开我的衣服,我惊惶急了。

“啊!你们放开我啊,不要过来!”我惊叫着从梦里醒过来。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,叹了口气,那段记忆我没法忘掉它,我无法释怀的事情终究成了我人生中的一部分。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走到洗手间里洗了把脸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为什么这幅面容带给我的却是这般的滑稽与悲伤…我深深的叹了口气那天,我突然全身乏力,我请了个假便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睡了一觉。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感觉这里给我的感觉很安全,我睡的很熟很好,除了那个梦。回头看了看带着皇马标志的毛巾,我拿起毛巾却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,我把脸埋在毛巾里。随着我听到自己的几声抽噎,我把那些委屈尽数哭出来,吐露给毛巾。听到敲门声,我扔下毛巾去开了门。打开门后看到的是本泽马,这一周来的照顾都离不开他,他对我很好。看到他的瞬间,我整个人都瘫了下来,感觉像是找到了安慰。我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,他只是看着我哭红的眼睛和绯红的脸颊,轻轻的把我揽在了怀里。

“我听到你喊了一些话…我过来看看你。”

那时可能是在经历感情脆弱期吧,我附在他身上哭了个痛快。他也没有问我为什么,只是安慰了我几句。

在我缓过来神的时候,Cristiano从走廊经过,我的房门大开着,对面便是照亮半个走廊的大窗户,直接面对我们的训练场。

他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,像是想和我说说,可他长了张嘴,还是说出了那些客套的西语问安。我笑了笑,谢过他的好以后我关上房门同时送走了本泽马。


克里斯:

他来到这的第二周,我再也忍不住想要跟他说话的时候,他却请假回去休息了。可能是身体不太适应吧,我也很无奈。他回去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,嘴唇有点发白,脸上的红润现在也变得苍白无力,他屋里的大眼睛无神的看着周围,很无助的感觉。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像他一样的人,但是他给我的感觉是独特的。

我看见他无力的关上房门,就再也没有多想,继续我的训练。

直到,从屋子里传出微笑的声音,我再也呆不住了,准备去找他。本泽马听到声音忙跑去找他,我也只好在原地不动。有那么几天时间我其实是嫉妒本泽马的,嫉妒他和他谈得那么开,嫉妒他对他那么好,嫉妒…他常常对着他笑。

我直直的盯着窗户看着,厄齐尔把门打开后,竟然钻进了本泽马的怀抱,软软的趴在他的肩膀上,像是受极了委屈的孩子,唯一的不同,他哭的压抑,像是藏了什么事情自己无法面对无法释怀的事情。

我紧皱着眉头,看着本泽马把瘦小的厄齐尔拦在怀里的样子。我板着脸走了过去,我想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,我穿过走廊,路过厄齐尔的房间,他抽噎的声音占据了我全部的大脑。我躲在他们看不见我的地方,偷听着他们的对话,后来我发现,他们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对话内容。但是我的脸难看了几分,我走过去,想把之前想好问候的话说出来,但是张了张嘴,忘得一干二净,只是说出来西语一些体面的话。他礼貌的谢谢我,我很高兴,这是我们两周之内为数不多的对话。